<bdo id="i2eei"><center id="i2eei"></center></bdo>
  • 社會

    包郵區,沒有“快遞”

    王宇  2022-04-28 15:19:43

    在疫情的持續影響下,整條快遞生態鏈都在承壓

    慢下來的“次日達”

    本刊記者/王宇

    發于2022.4.25總第1041期《中國新聞周刊》

     

    貓糧已經見底?啃^團購解決了人餓肚子的問題后,貓糧成了上海市民周安當前最大的焦慮。在京東下單時,訂單顯示4月15日配送,距離約定的配送日期已經過去兩天,F在,訂單顯示,她還要再等一周。

     

    她嘗試與小區居民一起團購,10公斤的貓糧,平時一份賣399元,現在則要578元。價格不那么重要了,能買到就行?蓤F購要2000元起送,她最終也沒能團成。周安想好了,“實在不行,就用菜跟鄰居換!

     

    對于習慣了絲滑、便利生活體驗的上海來說,“被卡住”的感覺太陌生、也太難忍受了。無數的供應鏈結成的網絡,第一次在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里顯露。過去,它們曾被智能手機里一個個帶著電商logo的小方塊完美遮蔽。人們前所未有地關心起鏈條的構成,才發現過去由“次日達”串起的供需兩端,竟然如此遙遠。

     

    層層闖關

     

    電商網絡的另一端,寵物食品品牌“久生”的創始人塔拉備感煎熬。

     

    塔拉在2020年開始創業,公司伴著疫情成長,早已習慣了物流帶來的運營摩擦。幾乎每天都有訂單發不了貨,客戶非常困惑:“我們市的中通還在派送啊,你為什么不能發呢?”她很難給出明確的解釋,發不了貨,有時是因為收貨地或者物流中轉站疫情,有時是因為高速封路,不同的快遞公司,運輸路線也不同,很難一概而論。

     

    時間久了,她被迫獲得了一套認知和應對方案:相比順豐、京東,四通一達比較容易被切斷,但發貨是最重要的,她可以不計成本,不能發順豐的發京東,不能發京東的發順豐。實在都到不了,EMS是最后的選擇,特別慢,但能發。但這套經驗從3月底開始失效。

     

    隨著上海疫情外溢,發貨難題已經不能靠簡單的快遞替代來解決,不管選什么快遞,倉庫、高速公路、轉運站、站點投遞,“每一單運輸都像在層層闖關”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3月11日,浙江湖州市德清縣武康街道,工作人員在郵政公司快遞攬投部內對快遞包裹進行消殺。圖/中新

     

    “久生”的工廠在肉雞、肉鴨的原產地山東,線上銷售占比超過95%,京東、天貓、淘寶、小紅書和抖音都有店鋪,月單量在兩萬單左右,最大的訂單來源是廣東,其次是占比超過三分之一的江浙滬。因此,她選擇把主倉庫放在位于產地和市場中間的江蘇昆山。在陸家鎮,她的倉庫緊挨著京東的昆山倉庫。倉庫里,每個SKU都有45天的備貨。

     

    面對物流前所未有的梗阻,年輕的創業者盡可能理性、嚴謹地做了預案,不到10個人的小公司,一邊應對問題,一邊尋找備用倉,甚至準備了一輛大貨車,準備隨時將庫存裝車運出。

     

    但管控到來得突然和快速,完全超出了她的預期。4月1日下午,倉庫接到通知,為控制疫情擴散,4月2日到6日,昆山全市實行“靜默管理”。一小時后,倉庫就被封控,根本沒有把貨物裝車運出的時間。

     

    封控從6日延遲到8日,又從8日延遲到12日,最新的通知是延遲到19日。在此期間,塔拉每天都在嘗試申請應急通行證,找了很多部門,不是被駁回,就是被告知“無權審批”。

     

    網絡另一端,用戶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。對年輕的城市居民來說,寵物的重要性不亞于家人,被精心喂養的貓、狗不能輕易、突然換糧,可能傷及健康!熬蒙痹谝恍┘彝喙┖,用戶情緒激動,塔拉非常內疚,但她無法對抗不可抗力,只能教用戶如何把家里的原材料做成貓飯狗飯。

     

    這家全由合伙人出資的公司,去年年底終于實現盈虧平衡,今年前3個月持續盈利。在面對增長還是保守發展的選擇時,塔拉選擇了穩健,她給公司財務規定的底線是賬上的錢能保證員工6個月的工資。

     

    對塔拉來說,干線物流費用占比很小,公司需要考慮的是往C端配送的履單成本。寵物食品量大,很多快遞公司都有to B的折扣價,但封控沒完沒了,現在發順豐都要全價。塔拉過去兩年能把履單成本控制在7%到8%,但現在履單成本上漲了兩到三倍,“最近的賬已經沒法兒算了,我已經不看了,沒辦法做review!

     

    即使如此,塔拉和同伴仍要想方設法發貨,公司每天都在支出,原料和運費都在漲,不發貨就一點收入也沒有,對中小企業來說,現金流中斷一個月就是致命打擊。憑經驗判斷,他們把倉庫臨時轉移到北京,請工廠趕制產品并全數送來。北京有疫情,司機來了行程碼就會帶星,很難找到愿意跑北京的貨車。塔拉也知道,“但此時沒有最優解”。

     

    接受《中國新聞周刊》采訪前,塔拉接到同事的電話:卸貨時,司機坐地起價,讓臨時加錢,否則下次就不運了。

     

    “掉鏈”

     

    對快遞行業遍布全國的大網來說,長三角和珠三角是最主要的兩大產量區,有70%到80%的訂單從這里產生。

     

    “行業里說,現在大半個中國的快遞基本都處在停的狀態!标愔窀嬖V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他供職于一家總部在上海的快遞公司!叭绻麖埦W上有一個節點斷了,其他節點可以頂上,稍稍支撐,但現在這么多節點都有問題,就很難再連起來!

     

    另一名從業者葉生供職于一家總部在上海的零擔快運公司,主要承運制造業、商貿企業的大件貨物,比如建材五金、家具、服裝等。作為一家全國性物流網絡的經營者,干線運輸上,公司的自建車隊有近千輛貨車,此外還有相同規模的承運商車輛。公司在各省市直營超過一百個分撥中心,基層密布加盟網點,在全國的運輸大網中,江浙滬皖的運力占公司總運力的六成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4月17日,在重慶江北國際機場旁的云港假日酒店里,京東物流重慶公司支援上海的第二批快遞員集結完畢,快遞小哥們奔赴上海。圖/澎湃影像

     

    由于總部在上海,公司自建車隊里,許多車輛都掛著滬牌。疫情暴發后,不論司機的核酸報告、行程碼、通行證是否符合要求,在外跑的滬牌車輛都被“封控”的政策影響。

     

    即便是非滬牌的承運商車輛,也要面臨諸多不確定因素。4月7日,南通開始實施五天封閉式管理,申請了通行證、具備48小時核酸陰性報告、行程碼也不帶星的貨車司機蔣星,在貨主接引后,直接被貼條引導到園區內,此后他在車上度過了五天,那段時間,上廁所也需要園區防疫人員送去接回。

     

    蔣星在淮安、南通兩點之間來回跑,正常情況下,一天能跑個來回,但現在很難說得準。每到高速出入口,排隊的車輛總能占去一條車道,什么時候能出去都沒個準,快時要兩三個小時,慢時大半天。他的車是14米長的甩掛,貸款30多萬元買的,每個月要還貸7000多元。如果沒有疫情,他每個月能有2萬元的收入,有三個孩子和妻子要養。一家五口,除去貸款、路上的開銷、生活基本開銷,沒有結余。

     

    “上海的貨物出不去,外面的貨物進不來,上海周邊很多城市的防疫政策升級以后,對整個華東地區的影響是片狀而不是點狀的,對我們這種網絡型企業來說,一個點受影響,經過這個點的所有對流都會受影響!比~生說。

     

    “供應鏈、供應鏈,最重要的是‘鏈’,一定要保證‘鏈’上各環節的穩定性和可靠性,這樣才能保證供應的及時性、準確性! 在京東CEO徐雷4月9日發的朋友圈里,透露著對“掉鏈”的隱憂。

     

    在徐雷的公開發聲前,京東在上海的訂單一再延遲。4月12日許多消費者反饋,京東上海地區的快遞送達時間將延期到4月22日,此事引發了眾多客戶的不滿。4月8日晚,京東公布首批8萬件母嬰物資已經抵達上海。徐雷在4月8日晚連發兩條“朋友圈”,提及貨物、運力都不是問題,京東已整裝待發,“終于可以使勁了”。

     

    但是在實際履約的時候問題還是出現了。在上海疫情初期市內倉已無法發貨,后續江蘇的昆山倉一直是上海的主要供貨倉。昆山擁有京東的大型分揀物流中心,還有部分倉能使用,但昆山到上海也一直無法打通。除了上海之外,北京、南京等地區也有消費者反饋,京東物流被一再推遲,從當日達、次日達,延遲到一星期后送達。

     

    此前,日復一日,快遞跟隨物流鏈條,在貨車、轉運中心、網點、快遞員間流轉。國家郵政局快遞大數據平臺實時監測數據顯示,2021年我國快遞業務量已達1000億件,這也是我國快遞年業務量首次突破千億件大關。從2018年首次突破500億件,到第1000億件的誕生,中國快遞年業務量的翻倍僅用了3年?爝f企業業務量持續上漲,年均增長率高達32.1%。2021年,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1083億件,同比增長29.9%。

     

    在中國數字經濟的浪潮中,快遞行業一直是最得力的推手。根據菜鳥裹裹數據顯示,截至2020年11月底,國內快遞從發貨到送達,平均只需48小時,均創造了新的世界紀錄。

     

    但在疫情的持續影響下,整條快遞生態鏈都在承壓。據央視財經報道,截至 3 月 28 日,根據快遞公司網點公布的最新停發地區,停發網點已超過 2000 個。發件網點停發,意味著收件網點將無法接收快件。多米諾骨牌被推倒,快遞員、快遞網點收入應聲減少,無法履約發貨的大量商家更是損失慘重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3月16日,在上海的一些臨時封閉管控小區,快遞小哥將包裹送到小區門口,菜販則通過小區圍欄向居民售賣食品。圖/澎湃影像

     

    “快遞這張網絡,如果規模很大,相應的成本就會下降。但如果你的規模很小,你的轉運中心、網點還要繼續開,每一件快遞的成本就會上升。此外,以蕪湖為例,加入蕪湖的轉運中心被封控了,我可以臨時啟用合肥的轉運中心,但時效會拉長,成本當然也會提高!标愔窀嬖V《中國新聞周刊》。

     

    即便成本大幅上升,葉生所在的快運公司仍然堅持讓干線貨車上路,哪怕一輛車的裝載量還不到整車的70%!拔覀兤脚_下面有三萬多家加盟網點,如果我們為了壓縮成本停掉固定班車,這些網點所在區域就不可能做到通達,整個生態里的每一個環節都會受到影響。我們在能做的范圍內,一定要盡量保障基本的運營!

     

    緩慢打通

     

    葉生所在公司旗下也有快遞業務,300多個網點,在上海能做到無盲點地覆蓋到每個街道,平時要處理幾十萬單快遞。封控以來,這個數字變成了一千多單。

     

    接電話時,上海區域負責人張明的嗓子已經啞了。作為快遞公司,他們向主管部門申請到一些通行證,起初只是為公司員工保供,但很快就有國企工會、美團等需求方找到他,希望能借用他們的運力為員工、市民解決物資配送問題。

     

    張明從各網點動員出80多名配送員,為千余名居民運送物資,從參與保供以來,張明每晚只能睡兩三個小時。

     

    一切都比他預期的困難得多。外界總說“最后一公里”是快遞公司的長處,但封控時期,張明的隊伍解決的并不是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問題。簡單來說,保供對象分散在全市各個區域,臨時調集的運力對這些區域并不熟悉,過去,系統能為長期負責片區的配送員規劃出最優配送路線,但現在,這些優勢便利不復存在。一輛保供車送一趟貨常常要跑上一百多公里。

     

    這段時間,配送價格浮動很大。作為正規的快遞公司,他們把一單配送的價格控制在50元,“市場上200元的都有!

     

    但這還不是最難的,張明發現,配送人員持有的通行證有時無法通過交警核驗,原因是“公安系統查詢不到”。但通行證是主管部門下發的,張明也不知道該怎么解決,配送人員就只能繞路。

     

    封控狀態下,不同的區域、街道、小區、公司的處境不盡相同!吨袊侣勚芸窂木〇|總部了解到,京東物流已在全國范圍內招募并調集共計3246名快遞小哥、分揀員等一線抗疫保供人員在一周內前往上海增援。目前在上海完成配送的訂單數量已恢復到疫情前日均量的43%,本周或可總體達到80%左右。

     

    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聯系到多位京東配送員,他們表示,目前站點的單量和人員能恢復到平日的80%左右,當前的配送訂單也以米面糧油等保供物資為主,一些顯示20日之后才能派送的訂單,也已被提前送達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4月12日,美團買菜上海逸仙路站30余名分揀員吃住在站里,根據客戶訂單進行分揀出倉,再由快遞小哥進行派送。圖/新華

     

    有網絡消息顯示,京東馳援上海的上百輛干線運輸車輛等了三天仍然無法卸貨。記者了解到,這些馳援車輛的物資是運往京東在上海的新開倉庫的,但由于一線分揀員緊缺,導致卸貨延遲,目前問題已得到解決。

     

    奉賢區莊行營業部的配送員任保強告訴記者,他所在的營業部自封控以來始終保持運轉,每天上午做抗原檢測,下午做單管核酸檢測,公司發了床和睡袋,配送員睡在站點,一日三餐也由公司解決,能吃上自嗨鍋和方便面。在站點工作7年,任保強跑熟了自己負責的四個小區和一個商貿中心,與許多居民互加了微信。封控以來,居民常問的問題總是“我的訂單還能不能送”。他是防疫志愿者,常常幫政府運送防疫物資,比如防護服、口罩和飲用水。對任保強來說,日常工作并不困難,難的是兼顧日常派送和封控期間的緊急需求。

     

    也有站點因為各種原因被臨時封閉。有站點配送員發朋友圈表示,自己所在的站點因不在保供單位名單里,所以無法繼續運營。4月17日,《中國新聞周刊》電話核實到,站點是因為街道臨時的“靜默管理”被關閉的,事發半天后,已重新營業。

     

    但快遞站點本身很容易成為疫情聚集性傳播的風險點。4月16日,山西省太原市通報,截至4月15日24時,清徐韻達快遞疫情鏈已有確診病例11例、無癥狀感染者59例。陽性檢出者均在封控管控區域,均為快遞物流從業人員。并非韻達一家身處“涉疫事件”中,直營的順豐也未能幸免。3月9日,浙江杭州新增1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,該病例在順豐速運余杭中轉場工作。隨后的3月10日至3月13日8時,杭州又陸續新增48例本土確診病例,病例高度集中在順豐速運中轉站。

     

    “分撥中心、轉運場地人員密集、快件量大,一旦發生疫情,影響波及面廣。要從太原清徐、杭州余杭兩起行業涉疫事件中深刻吸取教訓!眹亦]政局黨組書記、局長馬軍勝近日表示,特別是要采取更高標準、更嚴措施,強化省級分撥中心疫情防控。

     

    快遞一旦變慢,意味著收入下滑。據國家郵政局監測數據顯示,3月,快遞行業業務量為 85.4 億件,同比下降 3.1%;3 月單票均價為 9.58 元,同比下降 1.1%,環比提升 0.8%;3 月收入為 818.5 億元,同比下降 4.2%。

     

    快遞停擺的情況,正在逐步得到修復。4月16日,上海市商務委副主任劉敏針對這一問題回應稱,受疫情影響,一段時間以來,線上購物難的問題確實很突出,主要是因為很多外賣騎手被封控在小區里,一些大倉因防疫要求而暫時關閉,這些都讓電商保供能力沒法很好得到釋放。但通過努力打通結點,目前,上海市電商平臺非涉疫大倉已恢復營業42個,開業率95.5%;非涉疫前置倉恢復營業779個,開業率66.2%。幫助保供人員返崗,目前外賣騎手在崗人數1.8萬多人,每天的配送單量180萬單左右。電商平臺大倉、前置倉等商業節點網點應開盡開,運營能力得到恢復。

     

    (應受訪者要求,本文周安、葉生、陳竹、張明均為化名)

     

    朋友销魂的人妻,啊~嗯~被宠物玩到高潮,国色天香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完整版
    <bdo id="i2eei"><center id="i2eei"></center></bdo>